我听见她走过来,羽绒服摩擦有沙沙的声音。
蓝色的羽绒服。
脱下。
我躺在床上,还是睡前的样子。
动不了,狠狠地咬右手。
我咬的是什么?右边的手是谁的?
她躺下了。
我惊醒了。

评论

© 苏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