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纳斯的手臂

为他的执念着了迷。

青果文志:




我向来讨厌缺乏层次的东西。比如说,波旁威士忌,黑咖啡,皮革制品和古董,因为它们只能满足人的某一种感官,却不能给人以全方位的刺激。从我具备了审美观开始,就在寻找能带来多重享受的旷世奇珍或生活方式,为此我借着出差的便利游走各国,参观了各种高规格的博物馆和艺术馆,尝试了各种新鲜玩意儿,却没能找到怦然心动的感觉。戴望舒在雨巷邂逅了丁香一样的姑娘,徐志摩在康桥目睹了“夕阳中的新娘”,而我还没有找到能寄托七克灵魂的地方,真是可悲得令人发指。




将法拉利在停车线前刹住,我摸了一只雪茄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却没有点燃它。行人不紧不慢地从眼前走过,表情活像从印钞机滚滚流出的统一制版,麻木而整齐。这个百无聊赖的世界,总以它的过于平静让人压抑得透不过气。




怔忪间,我闻到一股香气,凭我的经验,这绝对不是人造香,也不是食物的气味。它幽妍而甜润,若有若无,却有着勾魂摄魄的魔力。我的双眼雷达般放射着探寻电波,以至于我担心它们会在青天白日下释放出火花闪电。




我很快就锁定了香源。




那是一截白腻的手臂,由于手肘抵在车窗边缘,它以柔和的弧度弯曲着,半隐半露在褐色的丝质衣袖下。手臂的主人坐在与法拉利并排停放的奔驰里,却没有被皮革和汽油掩盖肌肤的天然香气。




我忽然浑身悸动。




在巴黎卢浮宫的古希腊罗马展厅,我曾驻足观赏蜚声世界的维纳斯神像,她有着绝美的身体曲线和黄金比例的人体结构,可惜她少了一双手臂。




现在我明白上帝为何收走她的手臂了。




换做我,也会将它们纳入自己的私藏。它们莹白的颜色与唯美的形状带给双眼愉悦的享受,温香的气味让人鼻尖触动,还有可以预想的、紧致顺滑的触感,它们的口感也一定不错——我是说,如果用舌尖轻轻划过它们的表面,感受纤细到透明的寒毛轻触舌苔的快感,一定是极致的享受。




感受到我热切的目光,她转头看了我一眼,我做了个礼貌性的表示,以免她被我的殷切吓到。




那是一个姿容端丽的女人,墨色的眼睛却风情万种,与她的淑女装扮形成强烈反差。见她对我并不反感,我也就在绿灯亮起后大着胆子跟在她后面,那股香气一直牵引着我的神智,就算此刻我突然失明,我的嗅觉也会忠实追寻她温香的手臂,把我送到她身边。




可以说,在之后的两个月里,我不惜血本地追求她,只为能在陪她进入法餐餐厅时被她的手臂挽住胳膊,只为在送她回家时能趁机在她的手臂落下一个晚安吻,让那温柔入骨的香气和丝绸般的触感占满我的心。




我人生的空白都被她的纤纤玉臂填充了。




如此倾其所有不求回报的追求手段,自然为我招来美名和刺探。我发现当我的司机、助理打听有关她的信息时,我竟然一条都答不上来,她的名字、职业、家境我一无所知,每每有人向我提起“你那个女朋友”“你的女人”时,我脑海中晃过的只有一双皓雪般的手臂,清晰到每一根寒毛每一个毛孔都分毫不爽。




当然,我没有把真相告诉任何人,否则我的名头会从痴情种子堕化为变态流氓。




在我的柔情攻势下,我成功把她娶到手里。多亏我的身家和处处顺从的态度,她的家庭并没有刁难我,多亏她的美貌和大学教师与基金经理的双重职位,我的家人也欣然应允。




我们郎才女貌,我们门当户对,我们的结合没有任何困难。




唯一的困难是,我去接新娘的时候可能会分不清她和伴娘,因为在婚礼前一周,我总会突然忘记她的样子。她在我记忆中的印象就像一个散发着白光的天神,轮廓模糊、面容不清,唯一清晰的只有那双雪白的臂膀。但这种离奇的体验也带给我背德的快感,因为我即将迎娶的夫人不仅是众人心中具备美貌与智慧的维纳斯,她还有一双丰满了我整个人生的手臂。




我拥有了维纳斯的手臂。




婚礼当天,我对盛大的场面无动于衷,只感到倦怠。直到她以新娘的身份挽住我的手臂时,名为“激动”的电流才穿过我的四肢百骸,兴奋感从毛孔喷涌而出,引起身体的阵阵颤抖,这不是初为人夫的幸福,而是盖顶而来的安全感和饱足感。




我拥有了维纳斯的手臂。




它们就是我求索多年的旷世奇珍,是我命中注定的情人。




在我们的婚后生活,我延续了好男人的名头。为了不让她的手臂被油烟污染,我雇了保姆,从不让她进厨房;为了避免乳臭味破坏肌肤的香气,我宁可断子绝孙也不要孩子。甚至我按照偏方,托朋友大量购入红参、珍珠粉、海藻、银杏提纯物,为她培植了保养肌肤的圣水,每次出差回来,我都会带给她当地最好的身体乳。只要想到结束繁重的工作和虚伪的饭局后,能被那双手臂拥抱,在柔嫩的肌肤落下我的唇印,再用手慢慢揉热它们,直到它们散发出诱人的香气,我就有无穷的动力。




可惜好景不长,一年之后,她在她任教大学找到法政学院院长撑腰,为她请了最专业的律师。




他们要求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在最初的错愕后,我才由衷感到愤怒。




她的生活是其他女人不敢奢望的,我既未要求她打理家事,亦未勉强她传宗接代,还让保姆伺候她的起居,用保养品滋润她的肌肤。她的日子只会比从前更自由、更富足、更轻松。




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在我接二连三抛出质疑的时候,她好整以暇地喝着摩卡咖啡,以居高临下的目光在我脸上打转。




那一刻,我愕然发现她比我还要愤怒。我的怒气只是夏日发威的太阳,顶多让人眩晕中暑;可她的愤怒是潜藏在海面下的冰层,随时能颠覆上万吨位的油轮。




“你知道我的名字吗?”她的声音异常平静,就像暴风雨前的大海。




我愣了一下。




“不要叫我‘维纳斯’和‘亲爱的’,这不是人的名字。”她咄咄逼人,蓬松的栗色头发闪耀着迫人的光芒。




律师和院长笑得辛辣而恶毒,似乎我是一个白痴。




“还有。”她像一把匕首,寒冷而犀利,而我就是实验室里待解剖的尸体,“我嫁给你,是为了组建家庭,不是开美容护肤店。我的需求。”她撩开袖子,露出我朝思暮想的手臂,在特制护肤品的滋养下,它比新鲜的荔枝肉还要细嫩,“也不全在这里。你懂我的意思吧?”




 律师嘴角弯起讽刺而暧昧的笑容,随即他丢给我一份表格,慵懒地说:




“根据当事人的介绍,我建议你填写一份人格鉴定表,我怀疑你有情感认知障碍,很显然,你不能把特殊的癖好与正常的恋爱区分开来……你干什么?”




我哪里理会他们,我的七克灵魂快被这帮秃鹫抓走了,我绝不能妥协。用力攥住她的手臂,我像毒蛇喷射毒液一样倒出我的回答:




“想离婚,就把手臂留下。”




她脸色一白,随即冷笑着挣开我,抢过桌上的水果刀,眼都不眨地向手臂砍下。




血伴着丝绸断裂的声音扑面袭来,迷蒙了我的眼睛。




很香。




她的血液和她的肌肤一样香甜。




两只秃鹫惊叫着扑上来,将她远远拉开,那个律师还不忘回头打了我一拳。我像断了线的木偶,顺从地倒在地上,没有反抗,也没有着急。




我居然一点都不着急。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直暗恋的人终于有对象了,一直珍藏的宝贝终于有人接手了,绝望伴随着轻松将我的灵魂撕成两半。一半沉入海底深渊,被森森白骨戳穿、按压,千疮百孔如地狱里受刑的肉块;另一半则飘入天堂顶端,被一双双温香四溢的手臂拥抱着,柔软的触感抵得上冰蚕丝绸。




一直压抑着我的理性轰然崩塌,我霍然起身,穿上最好的西服,轻松地走出门去。




“各位观众,本市精英企业家吴胥与妻子的离婚案以私了告终,双方和平离婚。此前,双方曾发生争执,导致女方手臂受伤缝针,留下终身性的疤痕。”




“各位观众,本市近期发生多起年轻女性失踪案件,警方提醒广大女性注意安全。”




“各位观众,警方近日在郊区发现两具失踪女性的尸体,死因皆为窒息,死者的手臂不翼而飞。”




“各位观众,经过两个月的调查,警方在本市企业家吴胥家内发现一无菌恒温箱,箱内存有多具年轻女性的手臂。根据DNA比对,这些女性都是近期被残忍杀害、夺去手臂的受害人,凶手正是吴胥。经警方鉴定,吴胥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警方将在近期对吴胥进行进一步审理。”






End…




作者的话:过于执念,就容易被欲望浸染。感谢阅读,祝食用愉快。


投稿作者:露苑




订阅『青果』微信号:qngoolife


下载『青果』手机客户端:http://qng.im

评论
热度(21)
  1. 苏静山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为他的执念着了迷。

© 苏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