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娃之死(一)

内容与圣经无关,只是隐喻。很想写一次蕾丝向的文,架空世界观,不苏不白不很虐,略暗黑。一直以日记的形式写,从还没开学写到现在。

很喜欢丹妮莉斯这个名字,喜欢凯撒(不是历史上那个,江南粉懂得)

篇幅不长,没有很大型的场面描写,很快就写完。

《某种天赋》的下篇还在酝酿,这星期会更完。刚刚写了这篇《夏娃之死》,一时间缓不过来,看着《某种天赋》各种不顺眼。好了,开始。

 

丹妮莉斯公主与凯撒王子的婚礼是近五十年来欧陆十九国最盛大的庆典。这象征着欧陆最强两大势力的首次握手言和,这象征着鲜花,奶酪,良马和肥沃的草场,这象征着又一个伟大的和平时代。
百年的硝烟战火与鲜血如今竟为这一对天作之合让步,世仇消散,鲜血与罪孽被荡涤至清。一时间,数以万计的民众纷纷涌入秋石城中,皆是为了观看这照亮了三个世纪黑暗与仇恨的一场传奇婚礼。
然而那些深谙真相的人们却纷纷保持了冷静和沉默。他们知道这场庆典不过是双方当权者的一厢情愿,是一个卑鄙的陷阱,一场丑陋的交易,它所带来的或许并不是金钱与血脉,而是死亡。

丹妮莉斯端坐在梳妆镜前,明晰的镜面映出她娇媚的倩影。浓密厚重的枣红色卷发,明亮锐利的蓝绿色眼瞳,蜜色肌肤,浆果红唇——这位以美貌闻名十九国的公主昂扬起她天鹅一般修长优雅的脖颈,垂下眼睫斜睨着镜中的新娘,唇边挂着一丝冷冷的哂笑。
她用细细的画笔沾了金粉在眼角上涂抹,绘出一朵盛放的玫瑰,又小心地涂上了上乘的脂粉和香水。她并不喜欢这些,但也不生疏。她画好了新娘的华美妆容,便提着裙摆站起身来。侧面还有一架穿衣镜,她瞥见镜子里的女人美得令人窒息,带着盛世糜烂的气息,像是盛开到颓废的朱红色石蒜花。她的礼服长裙有着繁复的褶皱和精细的绣花,一针一线都渗透着秋石城强大富丽的风格。这风格已经如蚁跗骨地跟随了她十六年。
如今她要摆脱它了,即使是以自己为代价。
我的信仰我的自由我的童贞我的爱情。


“丹妮莉斯 徒利。”金发的凯撒王子执起她的右手,很有默契地安静等待他新婚的妻子平静一下因盛大的晚宴而躁动难平的心。
"相信你已经准备好面对未来的一切。我很庆幸,您是我所见过的公主中最优雅美丽,最有智慧的一位,我相信这正是申明对我的眷顾,更是神明对这片土地的眷顾。”
“是的,非常感谢您的垂青。对于您的英姿和气度我也是略有耳闻,如今亲眼得见才知所言非虚。能够与您同修连理的确是我的幸运。”
丹妮莉斯按照修女事前的教导中规中矩地以规范回答应对着,眼睛始终有些羞怯地垂下,并不趁机偷偷瞄一眼这位美貌与勇猛同样出名的王储,即使他已经成为她的法定伴侣。
凯撒王子点点头,眼中飘过一丝满意的神色,但微微蹙起的眉头却不经意间透露出这位春风得意的王子内心的些许晦暗。
对此,丹妮莉斯没有丝毫兴趣。
他们按照规矩过了一夜,疼痛和无休止的假笑。

 

评论
热度(1)

© 苏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