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的补充,上上篇的抢救

我也很喜欢七这个字。以前在《儿童文学》上有一篇很喜欢的短篇,叫做《柒柒》,大抵是讲中二少年的性(大雾)幻想之类的,我不喜欢男主,但是很喜欢那个被幻想出来的女孩柒柒。
可惜呢。
猫君懒爆炸了,说要继续写,从五月说到了十一月,我也就笑笑不说话~
还有!猫君你说谁是傻吊!!!!!
都是中二饼五十步笑一百步这样好么!!!!
我要傲娇地口亨惹!
其实我特别喜欢守门的那只大鸟,我觉得他特萌,猫君怎么就轻描淡写过去了呢!我可是专门为他写了第一人称心理番呢!所以我决定这一张交代一下他的后事,顺便黑化一下某个人——黑化谁呢?
所以,静山的成长篇延后一下吧,做人可不能虎头蛇尾哦。
~~~~~~~~~~~~~~~~~~正文开始~~~~~~~~~~~~~~~~~~~~~~~~~~~~~~~~~~~~~~~~~~~~~~~~~~~~~~~~~~~~~~~

虫二回得城内,早不见刚刚两人对峙,只余下那一大鸟被阵法束缚得紧紧伏在地上,胸腹间好大一只血窟窿,正汩汩地望外冒着鲜血与碎肉,想来恐怕时日不多。
虫二早知先生智计百出,古往今来大能者辈出,恐怕也少有与之匹敌者,遑论这区区世间之人。此之杀局,先生筹谋已久,今日一见果然是神鬼之能。庙堂间勾心斗角,江湖间兵戈相见,俱在先生掌股之中,任是这满朝文武当今豪杰,也不过是先生几颗棋子。然而此时此景却莫名引起他心底一丝怆然之情。
先生常说,未有舍,何来得。似那应雷,似那春影,又或者这传承上古的守门人,以命相搏,不过也是徒然。那孩子还是要出去的,这世道还是要大乱的,只可惜这悠悠众生。
天地不仁,大道无情,约莫就是这般了吧。
想到这里,虫二又是一阵不忍。他本是一贫寒书生,却空有满腹才情。在考场上写好的文章被权贵相中,不知他们做了何等腌臜买卖,将考生姓名更改,一片呕心沥血之作就变成了他人嫁衣。而后那纨绔子弟高中榜首,他才知原来竟是杨国舅的亲戚。
如此这般,打碎了牙齿也只能望下咽。世人莫不知唐明皇宠幸杨贵妃,连带着一家子也鸡犬升天,不但三个姐姐被封了夫人,混账哥哥也身居要职,甚得圣意。
他当时咽不下这口气,竟引得气血滞郁,缠绵病榻一月余。病中,他再不理会那圣人之书,反倒研读起已逝老父留下的一箱书籍,大多是关于术数之学。没想到这一下可是天雷勾动地火,他居然于阵法之道深有天资,不过小半年就已小成。
后来他便立下誓言此生再不涉足仕途,愈加沉迷阵法不可自拔。直到某一天在河边推演上古杀阵,恰被云游过路的先生遇到,他才不至于明珠蒙尘,一身才华空负流年。
先生对他有知遇之恩,莫说结草衔环,就是以命相报也不为过,可这守门人也不过是履行职责。他原应是异兽瞿如的后代,虽不至人面鸟身,但也是上古传承的稀有物种了。千年前不知何等惊采绝艳之人,建成容城,布下这惊世奇阵,又令他甘心守着阵眼,一千年来囿于这小小天地。
旁人或许不知,他浸淫此道十余年,岂能瞧不出此中厉害?此阵之眼虽在城外,却被隐藏在这无数桃树组成的重重杀阵之中。然而大阵本身却是布在城内的,不进城根本不能推算这阵法底细。待到找到阵眼,想出城破阵,又有凶悍的守门人和城外重重杀阵,便是几条命都不够用啊。
若不是有家传上古奇阵和先生相助,仅凭自己,十年恐怕连这大阵的皮毛都不可能摸到。
回头看看地上守门人垂死挣扎,虫二愧疚怜悯之情便一发不可收拾。
放了他吧,虫二对自己说,他被困千年,应该出去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况且这城已破,他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想到这里,虫二默默走到城门外那棵虬结的老桃树下面。几个时辰前那树还开满了娇艳的桃花,粉嫩得像是要滴出露水。而现在只剩三两柄枯枝,孤零零几片枯黄的叶子,满地落英也不见了踪影。仿佛春风从未吹到过这一隅,仿佛往昔桃源不过是一场幻梦。
虫二叹息一声,俯身拔出钉在树根处的一颗长长的铜钉。桃木本就有辟邪之用,寻常材料均伤它不得,也只好以金克木了。
他不忍看那守门人的惨状,只是微微向后偏头,垂着眼说:“容城已破,我知你身不由己,今日放你一程。世道恐怕要变了,你还是隐姓埋名,莫要惦记着什么了。”
说罢,虫二回身进城,竟一眼也不肯看那守门人,便朝着小楼的方向回去了。

啊啊啊啊啊写不完了……电脑自动休眠了太可恶!只能先这样吧,留下个悬念。

评论(12)
热度(2)

© 苏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