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派火并引发的男二觉醒

对了,还要感谢@伊恣波的藏头稿件……瞧一堆小播们没见过世面的惊奇样子真是红红火火恍恍糊糊。(sama燃媒我只是说实话蛤蛤蛤)

上半段
分割线割割割~~~~~~~~~~~~~~~~~~~~~~~

摸鱼帮成名已久,领头大哥刘季竟是个十二的大小伙子,比唐大高了一个人头,也宽了一个胳膊。两方对峙,只是一照面唐家帮就矮了一截,情况着实不妙。
唐家帮下的是孤注一掷背水一战的决心,帮中人无论长幼全都来撑场面,然而摸鱼帮人多势众,仅上大孩子也比之唐家帮多出四五个弟兄,几乎是胜负已定。
唐大强压下恐惧,心知此时不能气弱,梗着脖子号一句“弟兄们冲啊”,就身先士卒地抄家伙上了。摸鱼帮的大小孩子们见状也操起木棒冲锋,两队人马短兵相接,登时场面混乱不堪。
说是“两大帮派”,满打满算不过也就二十几人,还都是半大小子。唐人尚武,贵女们尚且精习骑射,这小小的打斗又算得了什么。路人只当作小孩玩耍,并不知他们在搏命。
唐四当年将将六岁,因为头脑实在灵活才能排到老四的位子,平时颇受大哥大姐偏爱,干的就是出出主意,哪见过这么凶残的场面?吓得小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
周围棍棒挥舞,猎猎带风,不时有尖叫哭嚷声此起彼伏。混乱中竟没人注意到战局一隅还有个小少年瘫坐在地上瑟瑟发抖。唐大和刘季正面对上了,木棍用起来不趁手,干脆你一拳我一脚地肉搏。战得酣了,撕头发挠脸的招式都不吝使用了。两个人滚作一团推攘,还总是挨上来路不明的几脚。看看其余的孩子们,也大多如此而已了。
这时摸鱼帮富余出来的几个打手立马占据了战略优势,朝着被压制住的唐家兄弟们死死地踹上两脚,再帮着身处下风的摸鱼帮众两面夹击,最后,站着的只剩下摸鱼帮的孩子了。他们围在一圈,默默地看着唐大和刘季迟迟不能分出胜负。
刘季虽强壮,可唐大也不是吃素的。这么多流浪儿,能做上领头大哥的自然各有各的本事。唐大家里没破落的时候也是混江湖的,小时候多少学过一些拳脚功夫,能和刘季打成这样全凭平日里的练习不辍。旁人不会擅自插手他们的战局,这事关领头大哥的“腕儿”。
于是胜利者们围成一圈,默默地看着两人在地上滚来滚去。
瘫软在地上的唐四此时只剩匍匐了,还有一些更小的孩子不懂恐惧,冲上去就被乱棍打死,当真惨不忍睹。唐四心里并不仅有害怕,还有愤怒。
唐大待他甚好,大姐更是供他们吃饭,全凭唐家兄姐他们这群流浪儿才能顺顺当当长大。如今大姐缠绵病榻,大哥为了帮派上下十几张嘴已经在拼命了,可是,可是他趴在这里像一个懦夫!唐四啊,你平日里不是自诩智计百出么?怎的到了生死当口就怂了?心心念念要报恩,怎的关键时候掉链子了?
唐四咬咬牙,伸手拧了自己一把挣扎着站起来,打着颤吼了一句:“刘季大兄停手!”
翻滚的两人一僵,围观的几人一愣,不约而同地回头瞧着唐四。
唐四咽咽唾沫,随即朗声说道:“刘季大兄!我们大哥不过是想混顿饭吃!若是大兄肯放过我们一马,唐家帮愿并入摸鱼帮!”
刘季已经站起来了,睥睨着灰头土脸的唐大,冷哼一声,道:“兀那唐大,你是服也不服?”
唐大皱着眉冷冷回瞪。
唐四见势不妙忙道:“大哥!大姐的命才是要紧啊!你若不在了大姐怎么办?”
唐大的眉头皱的更紧,最终还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个“服”字。摸鱼帮一众人哈哈大笑,提着半死不活的唐家帮人便离开了。
而提着唐四的,正是苗八。

长安城,寿王府。
李瑁暴怒之下掀翻了榻侧的矮几,价值连城的夜光杯也乒乒乓乓碎了一地,立在堂下的卫兵莫不噤若寒蝉。
“本王去个小小的胡饼坊还有人下毒,若不是下人偷吃,横尸的就是本王了!”李瑁压低了声音眯着眼一一审视着满满一堂重甲盾兵,“怪不得世人皆言天策府才是大唐第一骑,苍云军连本王都护不了,何言守土开疆?哼!”
(卧槽天策苍云的恩怨我真的不太清楚啊猫君救救我)
堂下兵士一阵骚动,想来是不满已经到了极点。终于走出一将士,竟是一昂昂少年,对着寿王一颔首,朗声道:“世人亦有言,杀鸡焉用牛刀。我苍云军赳赳少年郎,保家卫国浴血边疆,纵是马革裹尸也在所不辞。照料贵人起居乃是婢子宫人之事,还请寿王明鉴。”说罢便径自退回。
寿王回过神来要寻那少年将士才恍然发觉,堂下儿郎竟都是一般神色。
寿王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唐四蹲下来,有些犹疑地拍了拍苗八的臂膀,轻声道:“苗八,你当年不是说,不想做乞儿碌碌一生么?”
苗八沉默。
唐四又道:“我晓得你的意思了,原来自始至终,我都想错了。”
唐四颤颤巍巍地站起身,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摸出怀中沉甸甸的钱袋抛给苗八,道:“这是咱们几年里攒下的银两,够你一个人去容城开个店面娶房老婆了。”
苗八没管钱袋,直直的瞪着唐四,问道:“唐四你甚么意思?我讨婆娘过日子,你呢?”
唐四苦笑一声,说:“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咱们兄弟俩这么多年,我就一件事和你扯过谎。”
唐四垂下头定定的望进苗八的眼里,说:“当年的唐大是我的亲大哥,我们家是被北派的何少苏灭了门,苗八,我打算去南派,是想报仇。”

评论(7)
热度(3)

© 苏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