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娃之死(陆)

今儿我就是不高兴,不高兴啊不高兴。咬我啊哼!
听说了壕金的事情很伤心。突然就想念丹妮莉斯了。
换个口味试试,好久没有写丹妮莉斯和苏的故事了,好想念他们之间的撕逼大战啊。
今儿没写够千字,不开心,口亨!

上一篇
分割线~~~~~~~~~~~~~~~~~~~~~~~~~~~~~~~~~~~~

“你去见过她了?”一起用餐时,凯撒漫不经心地问道。
丹妮莉斯切着小羊排的刀子稍稍停滞了一下,随即挂起一个模式化的微笑,回答道:“苏?是的,前几天见过了,真是个美人啊,只是似乎身体不太好。”
凯撒挑挑眉,斜睨着丹妮莉斯假笑的脸,略带嘲讽地说:“美人?丹妮莉斯公主之下再无美人。”
丹妮莉斯假笑不变,睁大了一双无辜的眼睛望着凯撒,惊奇地说:“啊,殿下,这种话您是从哪里听来的?怎么可以这样污蔑一位淑女呢?”
凯撒皱了皱眉头,说:“苏是我母亲一位好友的女儿,自小就生活在这里。她的父母都是值得尊敬的人,她也继承了他们高贵的血统。若不是身体不好,她会成为我的王妃。”
丹妮莉斯心脏一颤,不由得暗暗捏紧了手中的汤匙。
凯撒停了一会儿,发觉丹妮莉斯并没有如他设想一般追问,便有些疑惑地说道:“怎么,她已经告诉你了?”
丹妮莉斯心中冷笑,面上却还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是的,已经说过了,只不过与你稍有出入。”
说罢,丹妮莉斯紧紧地盯着凯撒,试图捕捉到这个狼一般的男人的每一丝情感波动。
最终,凯撒笑了笑,说:“我知道了,她肯定又把自己形容为庸庸碌碌的普通人了,东方人的谦虚,哼。”
丹妮莉斯读到了那笑容里的其他意味。她并不是愚钝之人,反而深知见好就收的原则,当即冷笑两声,压低声音说:“原来殿下这样了解苏……女人之间原就是三分实,七分假,是我小看她了。”
“她不是你的对手,丹妮莉斯。她只是个单纯的女人,不要试图利用她来满足你肮脏的欲望。”
丹妮莉斯从心底里为这个男人感到悲哀,但却连嘲讽的话都说不出。那个看上去柔软单薄的女人,到底有着怎样的一颗心?
那天下午她微笑的样子美若神祗,屋子里若有若无的香气更是如梦一般。就是那样的女人,用湿润的眼眸望着自己,她说她是一朵被囚禁的花。
丹妮莉斯莫名地很想念百合花的香气。
或许他与她都只是她的两枚棋子,或许她与她都只是凯撒的两枚棋子,或许她只是有些寂寞,或许真正悲哀的人是自己也说不定。
于是事到如今,她只能干巴巴地应了一声:“哦。”
凯撒立马露出一副受到冒犯的嘴脸,不悦地瞪着自己的妻子。
丹妮莉斯抽抽嘴角,挤出一个假笑,说:“我知道,殿下,我们有过约定的。”


评论(12)
热度(2)

© 苏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