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与杀机

上一篇猫君

静山的上上篇

这几天忙得不可开交,又是考试又是复习,还有前不久的圣诞晚会blabla,猫君竟然跑过来催我了呢~在酒店和猫君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早上还和大洋彼岸的唐哥说了会子话,真棒啊。

趁最近还没到紧要关头,先更一回,免得又要拖到八号考完试了。

毕竟我也很想念主角们啊~

(其实这时候杜甫应该去奉先省家的……就用这个借口放他离开咯。安史之乱还长,主角们可以慢慢成长啊。)

上一回讲到金风玉露一相逢,这一回便是胜却人间无数咯。

闲话休谈,请听分解。

~~~~~~~~~~~~~~~~~~~~~~~~~~~~~~~~~~~~~~~~~~~~~~~~~~~~~~~~~~~~~~~~~~~~~~~~~~~~~~~~~~~~

分割线割割割

 
 

~~~~~~~~~~~~~~~~~~~~~~~~~~~~~~~~~~~~~~~~~~~~~~~~~~~~~~~~~~~~~~~~~~~~~~~~~~~~~~~~~~~

“师兄,苏静山已进城,只是似乎有一长者相送,正往蓬莱仙居行来。”

“长者?”

“端其面貌,应是写下《大礼赋》的杜先生。”

“无妨,那杜子美空有满腹才情,却不得重用。此次迁任兵曹参军,他是要回奉先老家的,左右不会耽搁太久。天一,你远远跟着便好,到时我们见机行事。”

“只是,师兄,何少苏似是也派来几位同门,他们若动手,我该如何?”

“你不必出面。”

“他们二人一是文人一是孩童,若真有差池,这可如何是好?”

“我另有安排。再者,师姐的儿子,怎么也不能辱没了开阳门的名声。”

“……是。”

 
 

自入得归阳城以来,苏静山愈发的沉默。前几日还能与唐四苗八说笑一两句,近来竟是连话都鲜少说了,成日里便是默默地看着一路上面有菜色,神色戚戚的流民,时而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

杜子美愈发的觉得这孩子有些古怪。

静山这孩子看上去年纪实在是不过十一的模样,相貌和气度一看便知出身不凡。可初见时竟是那副凄惨景象,问及父母家事也是敷衍几句,不禁教人怀疑。说是什么被强人劫走,辗转流落在外,可是这番说辞听着便漏洞百出,实在不足为信。

不过这孩子实在是招人疼,悟性奇佳,为人谦和,只是心思太重,成日里郁郁寡欢的,真教人心疼啊。不知多年没见的小儿子是否也是这般的良才美玉。

不过说到悟性奇佳,杜子美心思一转又看向了唐四。这孩子年纪轻轻的倒是颇有心思,虽说不上城府,想来也是个人物,将来要做个混世魔王也说不定。北边的那位,也是个心思活络,胆大心细的,这不就已经搅得天下时局动荡民不聊生了?

照这个势头,洛阳城失陷不过迟早的事,可惜天家沉迷酒色,错信佞人,大好的江山竟败落成这种地步!大唐危矣!

杜子美长叹一声,又望向唐四和静山。他们二人乱世相逢,真不知是应了什么因果。

 
 

是宫殿。

春风如沐,牡丹盛放,鹅黄色的纱幔间流动着时远时近的花香,萦绕鼻间。静山步伐轻快地跑过朱红色的游廊,向着一座砌有高台的宫殿奔去。而后面的宫女追得气喘吁吁,高声叫喊着:“殿下……殿下!提防脚下啊!莫要跑的太快了啊!”

静山笑的欢快,又加大了步子噔噔噔跑上高台。

而高台之上,则是一座极其富丽堂皇的大殿。纱幔翻飞,暗香悄度,天色已然昏沉,殿中灯火却是半晦半明,平添了一股子淫靡之气。静山不由得放轻脚步,猫着腰绕过描金的屏风,走向后殿。

美人榻上的美人正支额小憩,麒麟金兽不时喷吐出阵阵香烟,正是交趾进贡的上等瑞龙脑。天气有些入夏了,穿着齐胸襦裙的宫女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团扇,自个儿也是昏昏沉沉的。

静山偷笑一声,踮着脚溜到宫女旁边,戳了戳她的肩,宫女一下惊醒,发觉静山正笑嘻嘻的望着自己,不觉绯红了小脸。

正要嘤咛一声“殿下”,却看得静山做一个噤声的手势,又猫手猫脚地走近了美人塌,大叫一声扑上去,笑着喊道:“母亲!母亲!”美人被惊醒并不慌乱,无奈地张开怀抱拥住年纪尚幼的儿子,宠溺地说道:

“月奴,又来戏弄母亲。今日的功课如何?“

静山瘪瘪小嘴,埋怨地说道:“无事无事,母亲见面就问功课,就不疼宠孩儿么?“

美人温婉一笑,容貌明艳得花儿都失色了,伸手轻点静山的鼻尖,嗔道:“小鬼头,定是又挨了先生的骂。母亲怎么可能不疼你呢?只是盼着你快些长大啊。“

静山哼哼两声又把头埋入母亲怀中,撒娇道:“娘,娘,孩儿长大了定要娶一个和母亲一样的美人儿。“

这话引得宫女和美人一阵调笑,宫女笑着对美人说道:“贵妃娘娘,殿下这是长大了呢。“

杨贵妃也笑得揶揄,道:“月奴才十岁,还要再过上五六年才能娶妻呢。怎么,等不及了?“

静山把头埋得更深,赖在娘亲的怀里就是不肯起来,可是露在外面的一对耳朵已经变的通红了。

正笑着,外殿忽地传来一阵喊杀之声,兵甲相撞的砰砰声不绝于耳。静山惊惶地抬头看向母亲,却看见母亲一脸肃然。

这时,有个浑身是血的宫人连滚带爬地闯进来,大喊道:“娘娘!叛军已经攻入长安城,把大明宫围起来了啊!“

杨贵妃眉目沉凝,冷声问道:“圣上何在?“

宫人哭的凄惨,哆哆嗦嗦地说:“圣上、圣上过午便已驱车离开了!同行的还有三千天策府将士,大唐……大唐要亡了!”

情至悲恸处,竟哽咽不成声。杨贵妃垂头摸摸静山的额发,恨恨地说道:“时至今日我们也无甚法子了,只能逃命。”

说罢又看向那旁边侍候的宫女,说道:“千叶,收拾一下细软,咱们赶快离开。”

千叶并不慌乱,之一点头,便熟门熟路地收拾起几件首饰、几身衣裳。杨贵妃看向那泣不成声的宫人,说道:“如今已是此番光景,你还是速速逃命,早做打算吧。”

接着又把静山扶起,定定的望着他的眼睛,说道:“月奴,此后要过一段苦日子了。你是男儿,要坚强。”

静山有些懵懂,只觉得不能辜负母亲的期望,便重重点了点头,说:“母亲,孩儿会保护你的。只是我们此番出逃,要去向何处?“

千叶此时已经收拾好细软,垂手立在贵妃身边。杨贵妃已除下头上发饰,洗去娇艳妆容,露出一张清水芙蓉般的俏脸。她略一沉吟,瞟一眼沉默的千叶,说:“归阳城,蓬莱仙居。“

静山默念着地名,只觉得这七个字似乎有某种神秘的力量,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再抬头,已经是一个陌生的屋子,装饰极为朴素。静山躺在地上,此时已经爬起来,只见堂中有一字匾,上书“妙手回春“,鎏金大字,狂草书就,与这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正疑惑,却听得屏风后面有女人惊叫一声。

静山打了个激灵,飞一般地绕过屏风冲进后院,却看见母亲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红色的血,缓缓从她身下蔓延开来。

 
 

静山尖叫一声,坐了起来。揉揉眼,却发现唐八正一脸惊诧地望着他。静山不知怎的有些烦躁,闷闷地说道:“怎么了,没见过人做噩梦?“

唐八摇摇头,还是一脸看见公鸡下蛋的蠢样,愣愣地说:“你一直喊‘母妃’呢……苏静山,你该不会是什么王孙贵胄吧?“

静山呆了一呆,想起那个光怪陆离的梦境。梦中人并不是自己那个做茶馆老板娘的,风韵犹存的娘亲,而是个美得倾国倾城的女人,还有宫殿,侍女,还有人叫她贵妃娘娘。长安城破了,大明宫被围,母妃带着他和千叶逃亡,去的地方正是——

归阳城,蓬莱仙居。

而后……而后,母亲死了。

平白无故地,静山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却还是低下头,淡淡地说:“你这呆子,我哪有喊什么母妃,定是你做梦了。我若是王孙贵胄,还能沦落到和你们搭运菜牛车进城的地步?“

苗八还有些不忿,然而看见唐四使了个眼色,也只好作罢,悻悻地说道:“那大约是我听错了吧。“

 
 

此时牛车正行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归阳城乃是东南重镇,东临渤海,西接运河,北方已然战火纷飞,这里仍是摩肩接踵,联袂成云的繁华景象。或许这便是盛世最后的苟延残喘。而归阳城最大的酒楼仙客来,三楼,临街的桌位,却有一绯衣女子忽然面色苍白地倒下。旁边两位黄衣女子急忙握住她的双手,低声问道:“千叶,情况如何?“

绯衣女子抬起头来,面如金纸,气息微弱,嘴角还有一道血痕,正是功力反噬的模样。她颤颤地开口,说道:“那孩子心志坚定,不过,还是成功了。“

说罢便昏死过去。

 
 

察觉到身后的人还未离开,含章有些疑惑地从临街的窗外转过视线,望着垂首立在身后的少年,问道:“天一,还有何事?”

锦衣的矮个少年缓缓抬头,平平无奇的脸上泪痕纵横。见含章转过头来,才哽咽着说道:“师兄,洛阳城,陷落了。”


 

评论(10)
热度(1)

© 苏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