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娃之死(柒)

假期生活就是看书画画逗狗啊……好无聊好无聊。猫君什么时候更文,静山我要暴走了暴走了~


好想念丹妮莉斯啊,两次写的并作一次吧,有肉渣哦。


攻与反攻的斗争!请不要小看我们在情事一道上懵懂无知的丹妮莉斯!病娇攻好戳萌点啊~


~~~~~~~~~~~欲求不满的静山呼叫猫君割割割~~~~~~~~~~~~~~~~~~~


虽然说好了不再打扰苏的生活,但是丹妮莉斯却禁不住好奇心的诱惑,几次邀约过后,便开始频频造访那座看似平凡,实则华丽非凡的宫殿。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已经到了十月,天空中静飘起了细小的雪花。


“北地严寒,这个时节居然已经下雪了。”


丹妮莉斯浑身上下包裹得只剩一张晶莹的小脸露在外面,皱着眉头抱怨道。


苏似笑非笑地瞟了一眼毛球一样的女孩,垂下头开始泡第二遍茶。昏暗的天光下,来自东方的名贵瓷器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质感,精巧的小茶杯上绘有双鲤的图案,鲜活得像是要挣脱釉质的束缚蹦跳出来。


“你穿的太多,当心生病。”


“东方的医学?”


“……”


“苏?”


“茶的香气出来了,怎么样?”


闭上眼睛嗅了嗅,丹妮莉斯犹疑地说道:“柑橘和……树木的香气?这就是东方的红茶?”


苏将一小杯深色的茶汤递给丹妮莉斯,笑着说:“趁热喝,红茶暖身。”


与浓烈的香气相反,深棕色的茶汤有着轻盈而温暖的口感,喝下去四肢都温热了起来。


“暖和了吧?”


苏也为自己斟了一小杯,只是捧在手中却不喝。


“按理说应该替你温一杯酒,但是我不像父亲,不会酿家乡的酒。所以只好用红茶招待你了。”


丹妮莉斯握着空杯子的手稍稍收紧,微热的杯壁炙烫着她的手心。


“你的父亲,是怎样的人呢?”


“我的父亲?”苏矢车菊一样的蓝色眼睛稍稍睁大,有些讶异地重复了一遍丹妮莉斯的问题,好像这个词组对她而言无比陌生。


丹妮莉斯有些拿不准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是否太过突兀……或许她们还没有足够熟悉?或许她太着急了,反而会让苏对她产生警惕。


“你如果不愿意的话……”


“现在还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丹妮莉斯。"


“……抱歉。”


“没事,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丹妮莉斯听出了些许弦外之音,但又拿不准,思虑之下就忘记了手中留有余热的瓷杯——


“哎呀!”


丹妮莉斯回过神来,被灼人的热度吓了一跳。手一抖,精美的瓷杯便跌落在地碎成几瓣。


苏倒是镇定的握住丹妮莉斯的手,拉到近前仔细察看,似乎只是烫红了一小块儿皮肤,并无大碍。


“还痛吗?”


苏低着头尝试用冰凉的手指碰触那片深色的烫痕,低低地问道。


丹妮莉斯有些窘迫,不仅是因为价值不菲的瓷器,摔碎了一个杯子,剩余的便不能成套收藏,更是因为少女抚摸过那片皮肤之后,不动声色地印上了自己的红唇。


同样冰凉的,同样柔软的,同样芬芳的双唇。


沸腾的血液冲上脸颊,然而、然而在这种时候脸红,会更尴尬吧。


犹豫了一下,丹妮莉斯还是决定打破寂静,因为少女的嘴唇一直不舍得离开,流连地摩挲着手心的肌肤,便造成了一种深情的假象。


全身都变的有些奇怪了。


“对不起,一时走了神。再过上半个月就是秋石城的丰收季节,出海经贸的商人们都会回程,那时我会为你买下最美丽的瓷器。”


苏没有抬头,只是微笑——丹妮莉斯感觉到那双红唇轻轻扯动了一下,气氛变得真正的尴尬起来。丹妮莉斯试图说些什么,还没张口就听见苏轻轻地说:“那是我最喜爱的瓷器,是父亲从东方带来的唯一一套茶具,更是官窑产出的贡品。”


丹妮莉斯有些无奈,只好接着她的语意问下去:“那,苏,我该怎么办呢?”


少女好整以暇地抬起头——丹妮莉斯松了一口气——轻描淡写地说道:“让我亲吻一下吧,丹妮莉斯。”


“你、你、你说什……”


她的舌头亲密的纠缠着她的齿列,时不时扫过她的上颚,她的呼吸近在咫尺,鼻端嗅到的都是她身上清浅的香气,唔,是梅花。她的手扶住她的脸颊,不断摩挲着她的脖颈,另一只手则仅仅握住了她的腰肢……好痒,好痒,丹妮莉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正常了。


等到苏恋恋不舍地离开丹妮莉斯的双唇,已经是一个世纪之后的事情了。


丹妮莉斯迷茫地望着苏婴儿蓝的双眸,眨了眨眼睛。


苏还是着迷地抚弄着丹妮莉斯有些红肿的下唇,赞叹地说道:“丹妮莉斯,你知道吗,你有世界上最美的双唇。”


“嗯……瑞秋也曾经……”丹妮莉斯打住话头,猛一下警醒过来,暗暗恼恨自己放松了警惕,也因此错过了苏眉头一闪而逝的皱痕。


等她整理好心情,苏的脸上已经恢复了波澜不惊的神色。


“瑞秋是你那位妹妹吗?”


丹妮莉斯怔了一下,垂下眼睛回答道:“是的,是我唯一的,最小的妹妹。”


苏美丽的脸庞隐藏在窗帘的阴影中,好似无意地问起:“不是说,与凯撒订婚的公主是她吗?怎么嫁过来的是你?”


丹妮莉斯苦笑道:“苏,你居然不知道,瑞秋已经死了,死了三年了。”


静默。


“对不起。“


丹妮莉斯有些讶异于苏道歉时僵硬的语气,或许是感到有些恼火吧,被凯撒禁锢了这么长时间,只能通过她来得知外界的消息,任谁都不好受的。


想到这里,丹妮莉斯心中滋生了一种微妙的优越感和怜惜,尽管她是那么美丽,唇舌技巧也十分让人着迷,但也不过是被誊养在鸟笼中的金丝雀而已。当然,不要看轻任何一位向你示好或者示弱的人,如果不是心怀叵测,就必定是另有所图。


她厌倦了被禁足的生活,她从一开始就不曾对自己产生敌意,她不断地暗示,那么,现在是不是个好时机呢?


“很感谢你的红茶,苏,或许明天下午,我有幸请你到我的茶会?“


“不胜荣幸,当然,丹妮莉斯。“


“你知道,朋友之间是要相互分享的,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相互帮助。你说对么,苏?“


“正合我意。“


本来想写得更夸张一些,但是想想苏其实是个很内敛的人,就算有时候饥渴了一些,总归不至于在关键事情上掉链子,嗯,这点随我,真好。


丹妮莉斯的性格其实是有缺陷的,后面会慢慢讲。

大家想不想我爱不爱我!!!


评论(5)
热度(1)

© 苏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