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之情

2.14 静山这几日真是脱离了尘世了,整天窝在家里,木有丝毫的网络,只等着养膘了……不要说我懒好不好,过年这几天真是考验家庭关系的时刻啊。
算了算了,不要发牢骚了,静山脑洞打开咯!
我是分割线割割割
餐毕,已到了离别的时候。
2.26. 杜子美拍拍肩上的行囊,对着静山笑道:“好坏我也是朝廷命官,此行虽是回老家探亲,没甚架子,却也比寻常人上路方便得多。你同我走过了这些路,可曾见到有关卡阻得了你我二人?莫要担心啊。”
苏静山眉间稍稍舒展,却道:“阿叔,若不是我,你早就回家与妻儿团聚了。若不是你,我也不能这么容易就到了归阳城。你的大恩大德,苏静山没齿难忘。”
杜子美笑笑,摸了摸苏静山的头顶,道:“命运之事,乃为天定。你我甚是投缘,一路上相互扶持,也是慰藉。
我自被贬以来,终日郁郁,愤世嫉俗,幸好有你聪慧灵性,善解人意。
静山,你资质上佳,要多多砺自己,读书不倦,这样才不会辜负了青春年华。”
苏静山鼻尖一酸,竟不顾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便在客栈门口跪下,只对杜子美叩了三个头。
杜子美有些讶异,随即心中一暖,望向苏静山的眼中也隐隐带了泪光。
静山眼含热泪,激动得双颊都涨红了,哽咽了许久才道:“老师!”
小二倒也机灵,忙倒来一杯茶递给苏静山。静山接过茶来捧到头顶,杜子美含笑一口饮下,道:“徒儿快请起。”
苏静山轻巧地跃起,脸颊上还有几道未干的泪痕,显然是极为开怀。
客栈中人见状不觉一阵唏嘘,如此乱世,竟还有如此情谊,真教人动容。 座中不知几人触景生情,默默低头拭泪。
杜子美笑道:“今日这茶真可谓清新如水了,来日重逢静山可要奉一杯好茶给老师啊。”
静山目光坚定,道:“弟子谨记。”
此时唐四苗八二人已经回来,也不禁唏嘘一番。唐四走上前拱手道:“杜阿叔,苏兄弟,乱世相逢已是不易,结为师徒更是前世修来的缘分,可敬可贺啊!”
杜子美亦是还了一礼,道:“若不是家中有事,定要与你兄弟二人浮一大白。若是有缘来日相逢,我们再以酒论道。”
三人将杜子美送至城外,唐四笑道:“苏兄弟,再与杜阿叔好好道个别,我们兄弟二人去那边等你。”
此时只剩下了静山和杜子美师徒二人,城外杨柳已经有了些许绿意,归阳城外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乱世风波尚未波及这座东南重镇,却已有了些许征兆。
静山心中早已纠结一团,杜阿叔是这世上除了娘亲和师父以外对他最好的人,一路陪伴教导,毫无私心,适才更是收他为弟子。可他却为寻归阳城而 欺骗杜阿叔,欺骗自己的恩人,欺骗自己的老师!
杜子美看静山神情沮丧,以为他年纪小,失去了长辈的陪伴不免有些胆怯,便温声道:“静山,为师还是送你归家吧。”
静山又是一阵难过,最终下定决心,鼓起勇气对杜子美说道:“老师,弟子有错。我本是川蜀容城人氏,家母独自抚养我长大,只是前段时间遭逢突变,母亲和师父都……”

说到这里,苏静山心头的悲苦一齐涌上来,眼中滚出了豆大的泪珠,赶忙低下头,竟是情难自已。然而杜子美只是惊异了一瞬,便回复了平和的脸色。

杜子美拍了拍苏静山的肩头,道:“我早知你说了谎,只是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命苦。”

苏静山哽咽几下,终于说到:“老师,我本不该骗你,只是太害怕……我的师父武艺强大,却还是死于非命,他临终前叫我出城,莫要回返,我便害怕得不敢回城再见他们一眼。我真是个懦夫!”

杜子美长叹一声,道:“事有可为不可为,你还小,回去也是徒然。只是让亲者痛仇者快而已,不必太过自责。”

说着,杜子美抬起苏静山的小脸,细细地为他拭去泪水,苏静山抽噎几下便止住了泪,黑黝黝的眼眸望着老师,眼中一派濡慕之色。杜子美俯下身看着苏静山,郑重的对他说:“静山,今日之言,莫要轻易对他人说,便是刚刚的唐家兄弟,没有摸清底细之前,也不要告诉他们。“

静山疑惑地问道:“这是为何?“

杜子美道:“你有所不知,容城可是个不凡的地方。

我虽为官,年少时倒也学过些许杂学术法,故此了解一二。容城那地,人称世外桃源,有进无出。东晋有一匹夫冒入其间,那城才声显于世,只是鲜少有人寻到。

我曾读过一残卷,上书,容城来历非凡,本是一盖世侠客为其族人躲避战乱建造的城池。那侠士惊才绝艳,竟捉得凶兽瞿如,布下惊天大阵守护其城,只求万世平安。”

苏静山悚然一惊,道:“凶兽瞿如!那只怪异的大鸟!”

杜子美忙问道:“你见到那凶兽了?”

苏静山恨恨道:“便是它杀掉了应雷师父!”

杜子美惊道:“应雷?天策府应雷?”

苏静山点点头,道:“他是盖世的大英雄。”

杜子美眉头紧皱,道:“天策府第一枪,长安城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若是如此,你的身世恐怕不凡。”

静山很是迷惑,道:“可我从不知我父亲是谁,我只知我的母亲名叫春影。”

杜子美摇摇头,仔细端详苏静山的相貌,道:“能让应雷大人冒死救援,你的身份或许另有玄机,不是江湖,便是……”

杜子美忽然噤声,忍不住又扫了一眼苏静山的面孔,被自己心中隐约成型的猜测惊得说不出话。

静山的好奇心被吊起来了,忍不住问道:“便是什么?”

杜子美道:“没什么。你到归阳城来又是为何?”

静山又难免黯然,从怀中掏出一方叠得整整齐齐的白色手帕,打开便是春影给他的那封信。

“娘亲叫我来归阳城,把这信交给蓬莱仙居的主人。”

杜子美思量片刻,道:“若我没猜错,你寻到那蓬莱仙居的主人,一切便水落石出了。既然如此我也不必担心了。只是你日后若行走在外,还是要切记谨言慎行,不要轻易透露来历。”

静山点点头,道:“我记下了,老师。”

杜子美不放心,又道:“为师在朝为官从不参与朋党争斗,虽声名不显,但于诗文一道还是有些小成就,你日后若有困难,也可拜访一些儒生学者,报上我的名字,或许能够得到些许助力。”

苏静山笑着说:“我就知老师非寻常人。可是,日后我去何处寻你呢?”

杜子美道:“不是蜀都,便是长安。”

二人相视一笑,苏静山深深一拜,杜子美便真正离去了。

这厢唐四苗八见得他们师徒二人情深意切,倒也唏嘘不已。唐四道:“想不到这苏静山看上去心思深沉,竟是如此重情义之人。”

苗八挑挑眉毛,道:“我还真不知你是怎么觉得那小娃娃‘心思深沉’了。”

唐四冷哼一声,道:“你这呆子,这苏静山一路上说的就没什么真话,听他讲话虽是正经官话,但还是依稀有些川蜀口音,怎么可能是归阳城人!咱们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你竟没什么长进!”

苗八的眉毛一下子耷拉下来了,道:“就听你的,就听你的。”

此时杜子美已经走远,风急天高,春寒料峭,苏静山直到站得有些受不住寒气,才向唐四苗八走去。

唐四笑道:“苏兄弟,莫要太难过,有缘总会再见。”

苗八亦道:“师徒情谊实在不易,上天定会怜悯的。”

苏静山勉强笑笑,道:“劳两位兄长挂心,咱们回城吧。”

三人相携而去,方向正是蓬莱仙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写完这一章了!!!假期里断断续续写了一半,回来也是断断续续,好在终于弄完了。感觉还有一半的剧情没写出来,不知不觉就快三千字了。

对,我就是想让苏静山拜大儒为师!!!我要让他成为文武双全英俊潇洒人见人爱的汤姆苏!!!

猫君你咬我啊咬我啊

评论(3)
热度(3)

© 苏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