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了,摸索着关掉震动的手机,唔,6:57。
她还没有醒。
我翻个身,果然看见静山背对着我沉沉地睡着,呼吸平稳,双手环抱在胸前,光裸的脊背拱起来好像一只虾。
我们的长长的黑发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就像曾经的肉体和灵魂。
一般来说我是不介意在周六的早上纵容她多睡一小时的,可今天不一样,有重要的事情,还是好好准备一下吧。
我倾过身体,轻轻拨开她耳畔的一缕长发——脸颊有些油了——吻了吻她红润的嘴唇。静山的皮肤有些苍白,如果不是很激烈的运动和情绪,即使在炎热的夏季都是没有丝毫血色的。
大概是气血不足吧。
她打了个呵欠,伸手揉揉眼睛,吐字不清地说道:”这么早啊……干什么嘛,讨不讨厌啊你。”
然而即使这样说着,她还是努力地睁开眼睛,眼神迷茫得有些可爱,我不禁又俯下身亲吻她的双唇。
她毫不示弱地回应我,双手紧紧地握住我的肩头,试图将我抱在怀中。而我——同样不肯落入下风地——伸手连着被子一起,抱住她的腰肢。
一番耳鬓厮磨,彼此都有些上火,我们分开,仰躺在宽大的床上,咯咯地同时笑起来。
“每天早上都这样,太浪费时间了。”
“喂,别说得好像你自己很高尚一样。”
“你怎么会这么觉得?我只是说一下自己的想法而已,敢不敢宽容一点?”
“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嘛。”
“玛丽苏吧你就。”
“什么鬼,还要不要起床?”
“要抱抱~”
她翻过身来抱住我,脖颈交缠,肌肤相亲,就连心脏跳动的频率都一起渐渐加快。于是我们同时放手下床。
各自穿好内衣洗漱完毕之后,我们开始为彼此挑选衣服。
她最近似乎瘦了一些,腰肢有所清减,我望了望她白皙的肌肤,下意识便拿了一条黑色的蕾丝裙,又拎起红色的帆布鞋。
转头发现她也挑好了我的衣服,蓝色的格子衬衫和白色的高腰工装裤。这是在暗示我最近缺乏锻炼,涨了几分斤称?
她歪着头贱贱地笑了,道:”看见你这身材,真是令人发指。”
我咬牙切齿,却无力反驳。最近的确醉心绘画,有些疏于锻炼了。
“哦。”
她得意地一笑,把衣服扔给我,又接过我手中的衣裙,轻轻松松便套上了。只是不肯拉上拉链,裸着大片的肌肤,毫无戒备地背对着我坐在椅子上,对着手机按来按去。
我穿戴完毕,走到她身后拉上拉链,故意在她后颈处啃了一口。
她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怎样,想好怎么对辅导员说了么?”
“还能怎样,也就是一不小心分裂出另一个自己咯。”
“你以为他会信你?”
“那还能怎样?我有个别人都不知道的孪生妹妹,把她藏起来这么多年就为了期末考试的时候帮我作弊?”
“呵呵。”
“说实话,你还不错,电磁场居然能考到那个分数,真是想都不敢想。”
“闭嘴吧您就。辅导员好唬弄,你说一概不知,我出去躲几天就行。关键是回家怎么办?”
“你住妈妈那里,我住爸爸这里呗。”
“不,我住妈妈那里,你去和老爹住。”
“没门儿!”
“那我也没门儿!”
我们两个对彼此怒目而视,但照镜子一样的感觉实在教人怒不起来,最终还是没绷住,都笑了起来。
我抱住她,心中有些酸涩,差点忍不住泪水,这时她说道:”这样多好。”
声音带着哭腔。
这样多好。




评论(4)
热度(1)

© 苏静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