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楼

旧文更新!!!

猫君毕业了,说是以后都还在成都,其实我也是有些担心的。
担心自己因为专业变得越来越无趣,担心猫君遇到更多有趣的人,担心不在一起彼此会有隔膜,担心前程,担心明天。
生活为什么不能简单些呢?
大一大二想写东西,大三大四想好好学习将来做科研,为什么人世间美好的东西总是不长久,幸福的事情总是不能两全呢?
为什么六年前我一定要离开家乡独自求学,为什么五年前爸妈不能再等等我,为什么朋友一定要分离,分离后一定要冷淡,冷淡后一定要隔膜,隔膜后一定要陌路?
为什么快乐的时光如此短暂,而痛苦的滋味只能自己品尝。
这一年没再写文章,想与过去的自己一刀两断,不仅是因为学习,也是觉得自己以前太脆弱。诚然现在成绩的确好了很多,未来的路也渐渐明晰,然而,爱学习的是我,爱文章的便不是我了么?微笑是我,哭泣便不是我了么?坚强是我,懦弱恐惧便不是我了么?
那时候急着与过去的自己告别,现在回头看看,却还是觉得丝毫不后悔。
不后悔认识大家,不后悔嬉笑怒骂,自在随心的那段时光。
正文开始~~~~~~~~~~~~~~~~~~~~~~~~~~~~~~

自苏静山与张鹿白相认已过去了半月的光景,北方叛军气势正炽,洛阳城失陷的消息传遍了大江南北。
无语凝噎者有之,抚掌大笑者有之,更多的却是疲于奔命的流民,和心存侥幸,不愿背井离乡的百姓。
归阳城的流民愈发地多了起来。
那日与白姨相认后,静山每天读书练武,或是帮忙照料病人,却没再追问自己的身世。容城存世几百年,一夕之间遭逢大变,然而这些日子来却不曾听说江湖上丝毫传言。他心中隐约觉察到城破之事非同寻常,母亲怕是不好了。
况且那时白姨听说此事后一副忌惮的神色……
静山手中长刀一顿,莫名想起了进城那日的梦境。
梦中楼宇美轮美奂,宫人语笑嫣然,衣香鬓影历历在目。还有那位……夫人,她虽比娘亲美貌些许,眉目之间却极为相似,更像是……亲生的姐妹。
静山心里打了个突,埋怨自己为何要在意这荒诞的梦境,然而那女子倒在地上满身鲜血的一幕却挥之不去。静山心中烦躁,放下了手中切片的半棵白芷,揉揉眉间拧着的结,抬头却正正看见堂中”妙手回春”四个大字朱红如血。
熟悉的疲惫感涌上心头,静山心知不妙,一声呼救未出喉咙,却已失去了意识。
黑暗袭来之时,遥远的记忆中浮现出两张面庞,一个正值豆蔻,一个风华正茂,都是一般的绝色。她笑着,对静山说道,好孩儿,过来母亲这里。

千叶正与门人讲道,忽地心中一动,面上却不起波澜。挥手遣散众人,默默地盘算道,此番食梦之术虽几经波折,到底还是得手了。不出几刻,张白鹿便会发现苏静山已在自己股掌之中,不交人出去便是一个死。然而有杨春影的遗志在前,她却未尝不会拼死一搏……
不过,这就是何少苏要烦心的事情了。
千叶冷笑一声,什么江湖,什么朝堂,偏偏要以一稚子博弈。
定心之后,千叶便唤来门外使女,吩咐道:”叫大小姐过来见我。”
谁知那婢子却面露难色,吞吞吐吐说不完一句,千叶心知不妙,面色一整,厉声喝道:”快说!千与去哪里了?”
婢子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道:”夫人!实在不是奴婢存心隐瞒,大小姐与二小姐昨日说要出城踏青,要奴婢不必声张,今日却还未归来。。。”
千叶大怒,一掌便捏碎了手中的绢帕,随手一掷,片片碎帛便撒了一地。婢子吓得噤声,愈发伏在地上瑟缩。
良久,只听千叶长叹一声,低声道:”罢了罢了,这也不怪你,天要亡我,竟至于斯。”
最后四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着的。
使女心中一惊,心想莫不是门主以为两位师姐叛逃?这番隐姓埋名住在归阳城已有月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装作大家闺秀,两位师姐早该腻了,但是叛逃一事,怎么也说不上啊。
这时,却听千叶说道:”你先退下,传我命令,从即刻起不得随意外出,生人擅闯格杀勿论。若有变故,速来报告。”
使女一激灵,正要应答,却留了个心眼,斟酌道:”还请门主示下,若是强敌来犯,阵法中两位师姐的空缺由何人顶替。”
千叶讶于此女机变,赞许地朝她点点头,问道:”此事不急,我自有计较——你叫什么名字?”
使女受宠若惊,连忙回答:”弟子方洁,是三长老座下首徒的徒孙。”
千叶一哂,再未多言,摆手让她速速退下。方洁暗暗失望,面上却不敢露出丝毫,只是在心中暗暗埋怨自己运气不好,当年竟被分到了最不受门主待见的三长老处,还被迫拜了个庸师。
想那千与和千寻,资质不过平平,却因得到门主青睐而一飞冲天……方洁强按下心中妒火,腰身一拧便掠入院中。

千叶想得不错,那日千与千寻二人出城戏耍,的确是被人绑了的,可那并非是含章,也不是青廷,更不是她认得的各路枭雄,而是两个稚气未脱的无名小卒。

客栈里,两名妙龄女子倒在床上,手脚被缚得死紧。
苗八心惊胆战地瞧着唐四把写满了小楷的纸片绑在信鸽腿上,一声唿哨指了个方向,又忍不住瞧瞧那两名女子熟睡的俏脸,愈发地觉得自己的人生实在危险。

(说好的要写死苗八……哈哈哈哈哈哈
先放过白姨一次

评论(4)
热度(7)

© 苏静山 | Powered by LOFTER